宁静太美,会分享自由

    ►人们无法体会生命的宁静,只能翻译成语言被诉说,可宁静却无法诉说……   在西藏遇见老子…

 

20160122-宁静-1

 

►人们无法体会生命的宁静,只能翻译成语言被诉说,可宁静却无法诉说……

 

在西藏遇见老子

 

断断续续的车轮声搅和着山路的崎岖,一辆搭乘着近五十个人的班车行驶在了雪山脚的远地,那是我第一次去西藏,回忆那天,呼吸是极凉的,呼出来的白气在空中久久不能消散。在友人的帮助下,我住进了一家只有二十几平米的两层楼房,二楼推开窗户便能看见广袤的山川和天空。

西藏,是一片干净而单纯的土地,甚至是古老的遗传,这里的老人一手拿着转经轮,一手拿着念珠,不停的循环着念诵六字真言:嗡嘛呢叭咪吽….还有响起的号螺声,响彻整个山谷。此刻,我却想起了老子,他的充盈与空无。老子说:“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老子的心是宁静而默然的,充满了安详与慈爱,同时他的心又是充盈而满怀空无。老子教导,人要向山谷那样,虚怀若谷。你记得那个山谷的声音吗?那个无尽的飘扬至远方的远方,嘹亮徜徉,好像我们最初纯净的心灵,空坦荡荡,又似一股力量,碰撞着生命的盈满。

你在,我就在

你不在了,我便是与你合一

成为那宽广而深邃的宁静

 

20160122-宁静-3
拍摄|一夕

 

当自我不在了,宁静就在

 

《道德经》在开篇就说:”道无与道有,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就是在这里,西藏,在这个山川上,梵音与白海螺的声音回荡着是整个宁静。没有这样雄浑的声音,就洞彻不到内心深邃的宁静与空无。原来,时间不存在,自我不存在,只有存在本身。

在祈祷与净心之间,我更相信宗教的存在,不是为了前者,而是后者。西藏的六字真言:“嗡嘛呢叭咪吽”就是宁静的声音,能指引生命灵性抵达最深处。东方所有的神秘大师似乎也都认同,在终极和最高的宁静领域,所听到的就是这个“嗡”OM的声音。这个声音可以消融自我于虚空之中,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回归山川,试着去呼喊这个声音,你会得到答案。

 

20160122-宁静-4
拍摄|一夕

 

真正的纯净,经得起染污

 

遇到洛桑特赫迈之前,我认为他和我所遇到大部分藏族青年一样,是极其普通的,但在相处后的时间中,我想如此描述他:

花开的时候

你就像那一抹高原的彩霞

宽广而细腻

洒向天国的女儿

 

20160122-宁静-6
友人:洛桑特赫迈/藏族舞者和音乐人

 

小洛桑在12岁就独自养活自己,在三百多名孩子中脱颖而出,选拔为优秀舞者培养,从那时开始就独自在外租房生活和工作。幼小时父母就离开了他身边,和孤儿一样由爷爷奶奶照顾,后来爷爷在他还未成年的年龄中,去世。他伤心,抱着爷爷的骨灰行走了十一天,找到了要去的寺院,为爷爷做祈祷。还有一段刻苦铭心却最终被迫分离的爱情,他在描述过往时,那么的云淡风轻,却触动我的心灵。坚强而向往自由,时而冷静时而温柔。阳光洒落时,他的笑像花儿一样美好。

虽然从小读经文,念诵古老的咒语,但仅23岁的洛桑特赫迈,喜欢流行音乐,喜欢热情不驹的舞蹈,上过央视,也在酒吧跳舞,当过老师,但自己依然深刻的知道,如果内心没有爱,一切都会变得没有意义。

从特赫迈身上,我感受到了真正的纯净,经得起染污,并在一定程度里越染污越纯净,像莲花的哲学,如果没有淤泥,就无法盛开她的洁净,这个世界处于二元对立中,大部分我们看到了对错,善恶,好坏,美丑,而真正有智慧的生命会看到合一,就像老子,像莲花,以及耶稣的死亡…….

 

20160122-宁静-7

 

在我和特赫迈学习的过程中,我把一首英文歌作为讲义教给了他,叫《The Sound of slience 宁静之声》,里面有一句歌词: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People writing songs that voices never share .宁静的声音,可以被听到,无声之声,是灵魂的歌唱。生命平凡如沙,在生命最深之处是宁静而纯真,那才是存在真爱的地方,人类力量的源泉。

 

宁静的自由

 

那宽广的宁静

你无法独自拥有

它来自整个宇宙

会带来真爱之流

充盈这个大千世界

像花朵太美,会绽放花蜜

像云朵太美,会积聚雨水

像果实太美,会遥遥坠落

而宁静太美,会分享自由

 

20160122-宁静-9

 

►致读者:

 

我愿与你牵手走遍太阳,月亮和繁星,走过每一寸土地,山川与河流。看到花朵的盛放与离落,感受雨儿的清凉,风儿的柔软,还有那天际美丽的彩虹…

如果有天你要离去,我依然会孜孜不倦的前行,因为所有的遇见,仅仅为了爱与祝福,感恩你的出现,成就了我内心的祈愿。

——一夕

 

►附:

 

在印度的《奥义书》里有一个非常古老、非常美丽的寓言。 一个伟大的圣人,尤多罗可(Uddalaka),他的儿子斯维特凯图(Sverketu)问他:「爸爸,我是谁? 那个在我里面的是什么?我试了又试,我静心又静心,但我还是找不到它。」 斯维特凯图是一个小孩,但是他提了一个非常非常困难的问题。如果是别人问这个问题,尤多罗可很容易就能回答,但是怎么才能帮助一个孩子理解呢?他在问一个最大的难题。

尤多罗可不得不设计一个方法。他说:「你到那边去,从那棵树上摘一个果子来。」 孩子跑过去,他从那棵树上摘下一个小果子。 父亲说:「现存你把它切开。你看它里面是什么?」 孩子说:「很多很多小种子。」 父亲说:「现在你选一粒种子,把它切开。现在你看它里面是什么?」 孩子说:「什么也没有。」 父亲说:「这棵大树就是从那个没有里面长出来的。在种子的中心有--没有。你切开它--里面什么也没有,而从那个没有里面长出这棵大树。你也一样,斯维特凯图说了人类所说出的最伟大的格言之一诞生了:「Tat-twam-asi,Svetketu」--「那个就是你,你就是那个。」

 

文/画:一夕Lisa
联系邮箱:lisa@sanbodhi.com
编辑出品:素食星球

 

分享到:
王小薄荷

王小薄荷

90后北京妹纸。迷恋林清玄、蒋勋、扎西拉姆多多,迷恋一切来自大自然的绿色,热爱所有萌萌哒小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