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食6年,她靠素食重获新生,还成立香港首个拯救猪的保护组织!

一个酷酷的港妹!成立香港首个拯救港猪动物保护组织;被国际组织悯惜动物评为“5个你不可错过的画家”之一;联合英国地方社团,参与多次街头请愿;建立YouTube频道,向群众普及素食……猜猜这么厉害的香港姑娘今年多大?20岁!

成立香港首个拯救港猪动物保护组织;

被国际组织悯惜动物评为“5个你不可错过的画家”之一;

联合英国地方社团,参与多次街头请愿;

建立YouTube频道,向群众普及素食……

猜猜这么厉害的香港姑娘今年多大?

20岁!

01

与厌食症抗争6年

社会定义的“美”很简单:瘦、白、高,瘦尤其重要。一芯觉得自己脸太胖、没有马甲线、腿也粗,于是开始节食,到后来每天只吃生菜沙拉,连水果都觉得会长胖。

14岁时,体重只有70多斤的冯一芯被确诊为厌食症,家人立即把她送进医院,由护工监督。

“那时候我觉得很难受,因为全世界都在减肥,只有我需要增肥。”医生让她每周增重3-4斤,一芯怕长胖,怕“不美”,甚至想过在衣服里踹上石头,躲过频繁的上称检查。

锁骨突出,眼里只有忧郁

体重慢慢正常的一芯考入了香港中文大学,开始全新的学习生活。然而繁重的课业、忙不过来的活动,让一芯不得不熬夜完成各种任务,她囤了许多薯片、饼干当宵夜,整个寝室都是“垃圾食品”。

重压之下,厌食症再度复发,吃东西成了一芯发泄压力的途径。

看脸也许还不明显,和其他人对比起来…

等到放假,很多朋友说一芯长胖了,脸圆了。几句无心的玩笑,却让一芯重新在意自己的身材。

这一次她不仅吃得少,还疯狂运动,跑十几公里,几小时有氧操……

然而自诩“生活健康”的一芯,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又陷入了厌食症的怪圈。

“厌食症就是魔鬼,那些数字,多少卡路里多少脂肪深深刻在我的脑子里,一旦放松警惕,它便卷土重来。”

一芯知道瘦不是自己生活的全部,但青春期少女谁不爱美,谁不希望有副好身材。

一芯也曾疯狂迷恋过“马甲线”和腹肌

再见面,身边朋友无不惊讶“你好瘦”,其实一芯一点也不开心,她发现自己无法回应朋友对于自己身材的夸赞,“因为我知道我在自残,我在害我自己。”

于是一芯开始逃避聚餐,不愿和父母朋友外出吃饭,总是独来独往,不是暴食就是故意饿肚子。

反反复复下,冯一芯坦言自己遭受厌食症折磨长达6年。

一芯笔下的自己

02

素食让她活过来

上帝为你关掉一扇门,就会为你开启一扇窗。这样形容一芯的经历再适合不过了。

大学期间,冯一芯参加了好几个公益社团,有朋友见她对保护地球环境,维护动物权益十分热情,便建议她吃素,因为素食是一种保护环境的绿色饮食。

和83岁的珍·古道尔吃饭

在网上搜索“Vegan(素食)”,一芯觉得吃素其实很容易坚持,说到做到的一芯,当晚就开始吃素。“也有人故意拿肉扒诱惑我,我觉得那些在我眼里早就不是可以吃的东西。”

一芯不再惧怕吃饭,反而很享受用餐的快

吃素后,一芯才慢慢懂得珍惜身体。如今气色很好,整个人焕发活力,完全看不出过去遭受的那些伤痛。“这才是健康,这才是属于我的美,如今朋友夸我好看,我都会说因为吃的健康。”

她一改畏畏缩缩愁眉不展的模样,把头发染成大胆的粉紫色,化夸张的妆容,一芯再不害怕展示自己独特的美。

过去,冯一芯的生活只有体重、食物与卡路里,吃素后,她再不担心“热量超标”。因为一芯知道自己吃的都是健康又营养的东西,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一芯还系统学习素食搭配和营养。

食材丰富,营养搭配均衡的午餐

一芯还做了套“自黑表情包”,发给那些不怀好意质疑素食,“总会有恶意满满的人借饮食攻击我,过去我还会耐心解释,现在直接一个白眼。”

“每当有人问起素食者蛋白质不够……我只想翻一个白眼”

冯一芯从不避讳讨论自己厌食症,她收到过许多女生的私信,说她们亦饱受厌食困扰,“很多女生都不敢说,觉得羞耻,或者她们没意识到这是病,还有很多人觉得议论他人胖瘦不过是句玩笑。”

这么多年,冯一芯逐渐从吃饭的阴影里走出来,素食让她重获新生,告别活在阴影里的自己。素食也让她更加平和,让一芯懂得关心身边人,“过去我只在乎食物,从不关心旁人,如今才知道,比起食物,比起胖瘦,人情才更重要。”

在濑户内海当一天“小魔女”

身体慢慢恢复的同时,冯一芯选择短暂休学去旅行,她行李不多,一个背包足矣。

旅行途中,一芯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给一芯提供住宿,一芯就画画送给他们。

画画送给日本的房东夫妇

03

要救香港的每一只猪

吃素不仅修复她与食物,与身边人的关系,还教会一芯尊重每一个生命。她慢慢意识到身边那些被人忽视的问题,比如香港的猪。

“香港有专门的组织保护野猪,家猪与野猪有什么区别?香港还有很多救助猫狗的机构,猪与小猫小狗又有什么区别?”

联合志愿者在屠宰场门口抗议

据统计,香港本地每天会宰杀超过4000只猪,“看到送到屠宰场的一车又一车猪仔,如果换做4000多只猫狗,就会有很多港人抗议,因为大家觉得这样不对,猫狗也是生命,但换成猪,许多人便无所谓了。”

接受电台采访

她决心成立一个组织,专注保护香港猪仔的权益,一芯参考国外动物保护组织发起的救援活动,成立“拯救港猪”动物保护组织。这项救援最早发起于加拿大,如今在全球已有100多个地方小组。

活动现场图片

选择猪,是因为在香港,牛羊大多在外地宰杀,而猪则留在本地屠宰。香港的三处屠宰场分别位于上水、荃湾和长洲,在传统港味里,猪肉也是很常见的食材。

“我发起拯救港猪,是把那些备受忽视的农场动物重新引入大众视野,希望大家在吃培根、猪扒、煲仔饭的时候,想想碗中生命曾受过的苦难。”

实拍屠宰场工人殴打猪仔

为了唤醒香港人对保护农场动物(猪)的意识,一芯带着小组其他成员,每半个月就跑去屠宰场门口抗议、给猪仔送行,屠宰场门口的猪仔往往叫声凄厉,挤在卡车里焦躁不安,一芯希望他们短暂的关怀能稍稍安抚这些可怜的猪仔。

“拯救港猪”的组员还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发放宣传手册,邀请市民体验VR,让他们带上虚拟眼镜体会猪仔们痛苦而短暂的一生。

 

在香港街头举办VR体验

反对和不理解的声音当然有,有同学觉得她“没事找事、闲得无聊”,屠宰场的工人恶语相向,威胁他们不要“多管闲事”。

一芯说自己从不会因为那些质疑而难受,相反,觉得看着猪仔被送进屠宰场,自己却无能为力才真的难受。

“一个人离开人世,他的亲朋好友会前来送行,而每天遭受屠宰的猪有那么多,我只是想表达难过和关心,让这些猪仔明白亦有人关心它们,为它们送行。”

一芯不断强调,很多人用猪来形容人很笨,其实猪的智商很高,它们是非常聪明的动物。

荃湾屠宰场

许多人只知道餐桌上的烧腊美味,却不知背后血淋淋的真相。

绝大部分猪由内地送至香港,超载的卡车上下叠满猪仔,而两三天的长途车程又让车里的猪非常难受,为防止猪晕车呕吐,工人都尽量不喂它们任何食物,甚至水也没有,所以这些猪只能吃排泄物。

口吐白沫的猪仔

给又饥又渴的猪喂水

一芯还提到如今流行的散养(Freerange),“如果有人好吃好喝对待你,然后某天突然侵犯你,你觉得他为你的付出可以补偿这种暴行吗?当然不行!因为他无视你的意愿,不管动物生前受到多么人道的喂养,没有一个动物心甘情愿被杀,人和动物的意愿应该同等尊重。

一芯绘制的活动海报

一芯还联合香港素食会,积极参加素食协会发起的公益活动,呼吁人们真正爱护每一种生灵。

变身鲨鱼,反对鱼翅

街头抵制皮草

04

用画笔为动物发声

今年4月,国际动物保护组织Mercy For Animals推荐了5位来自世界各地的素食画家,其中就有一芯,她喜欢用画作表达对动物的感情。

女孩与奶牛

刚开始,她特别喜欢描绘动物的眼睛,光是画眼睛便会花上20多个小时,“因为透过眼睛,我能看到动物的一生,而许多时候我却无能为力。”

有时候画着画着,一芯会中途大哭,后来才慢慢冷静,学会把自己复杂的感情画进画里,让更多人了解农场动物的痛苦。

狐狸眼里倒映出穿皮草的时尚达人

一芯早期的画风偏沉重,动物们大多眼神悲戚,因为她自己内心愤怒,有太多情绪想要表达。但她并不是一个悲观的人,如今一芯选择用更温暖、更积极的画作鼓励大家为动物权益努力。

小猪眼里其他同伴的

现在的画风更加温暖,这张画是呼吁同等对待猪牛羊与猫狗

为近距离了解动植物,冯一芯每年还会去香港动植物园写生,吃素后重游动物园,让她又有了新的感悟。

“看到动物被关在笼子里,我再也不觉得有趣。很多家长老师觉得动物园能教育小朋友保护动物,完全相反,很多小朋友看上一眼就走,动物们为了这一眼,付出一辈子,被锁在笼子里,这太不公平。

猫咪和猪仔同样可爱

农场动物欢聚一堂

一芯还会画动物与人,有时候是农场动物与人和谐共处,有时候是通过动植物表现人,尤其是女人的身体。

被迫每天生产牛奶的母牛和妇女:

一芯还会为其他动物保护组织绘制宣传画,比如反象牙贸易和偷猎:

一芯还带头推广纯素化妆品,鼓励爱美的姑娘们使用零残忍的纯素化妆品:

05

将动物保护进行到底

提到未来规划,一芯说想把动物保护一直做下去,“目前我做的还太少,尽管已经看到了不少令人高兴的成果,但我希望未来有更多人意识到这个问题,加入到动物保护的队伍里。”

今年秋天,一芯去英国爱丁堡大学修读艺术相关的硕士,她喜爱绘画,希望把艺术融入动物保护,“有时候你和别人讲道理,他们不愿意听,也体会不到,但如果用画作告诉他们这样做不对,更容易让普通人接受。”

来英国后,一芯积极参加当地社团的动物保护活动,尽管初来乍到学业繁重,但对一芯来说,替动物发声早就成了她生命的一部分。“我想告诉那些动物,它们的遭遇并非无人理会,世界上有人,还有很多人在为此努力,未来还有更多。”

一芯还有个梦想,希望联合世界各地的素食者为同一个目标努力:

和当地动物保护组织参加街头抗议活动

如今的冯一芯,终于找到了自己愿意为之奋斗一辈子的事儿。现在她不仅画动物,还画自己,在社交网站上发很多自拍,她说:“我要画我的故事,画我与厌食症抗争的经历,画我的纯素新生活,素食给我第二次生命,它让我懂得爱的真意,我要让更多人知道。”

绘图记录自己的厌食症心路


“吃素远不是饮食这么简单,它代表你的价值观,让你懂得关心所有动物,而不是某些动物。时间久了,你还会改变自己对世界、对地球的看法。”——冯一芯

谁的青春不迷茫?

祝愿所有人都能像一芯一样,

找到开启自己内心的钥匙;

重新建立人与自然的连接,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

— 关于作者 —

小范,90后,处女座。追剧无国界,健身不停歇,闲时爱看书,无事下个厨。脑洞大如黑洞,吐槽顺如流水的Nerd一枚。

素食星球原创出品

更多精彩内容和资讯,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平台【素食星球】ID:vegplanet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