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Google最红工程师教你如何成为最快乐的人,以及创造伟大的企业

    陈一鸣是一位谷歌的元老级工程师,IQ高达156,天才型EQ达人,是谷歌最知名的“开心一哥”。他与《情商》作者丹尼尔·戈尔曼…

 

20140710-【推荐阅读】Google最红工程师教你如何成为最快乐的人,以及创造伟大的企业-2

 

陈一鸣是一位谷歌的元老级工程师,IQ高达156,天才型EQ达人,是谷歌最知名的“开心一哥”。他与《情商》作者丹尼尔·戈尔曼、禅师诺曼·费雪、多家企业CEO、斯坦福大学科学家等重量级大腕创立一门伟大的情商课“Search inside yoursel”,因此爆红于硅谷,并辐射到全球各地。凡到访谷歌总部的名人政要都与他合照,才算“到此一游”,这已成了谷歌的传统。至今他已与奥巴马、克林顿、索罗斯等几百位名人合照!谷歌特别为他开辟了一面“鸣”人墙(Meng’s Wall)来张贴这些照片。 他曾两度登上《纽约时报》头版,并受邀美国白宫、联合国大会、柏林世界和平大会与TED大会发表演说。目前他任职谷歌人力资源部,负责谷歌 EDU个人成长项目,从一名成功的软件工程师变成谷歌“灵魂工程师”——他将自己的工作描述为“启迪心灵,敞开心扉,共创世界和平”。

他在TED分享了关于快乐和成就伟大企业的秘密,希望对您有所启发。(点击观看演讲视频

 

演讲全文

 

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应该是什么样?肯定不是像我这样。他长得是这样。他的名字叫马蒂厄·里卡多(MatthieuRicard)。那么一个人怎样才能算作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呢?实际上,有方法可以测出人大脑中幸福感是多少。你可以检测脑细胞的相对活性,采用功能磁共振成像,比较左脑前额皮质和右脑前额皮质。结果马蒂厄的幸福度测量结果打破了之前的记录。他是迄今为止,通过科学测量显示的世上最快乐的人。这让我们思考一个问题:他被检测时在想什么呢?或许一些顽皮的想法(笑声)实际上,他在冥想“同情心”(compassion)。马蒂厄自己的经验表明,拥有同情心是自己最快乐的时候。

读马蒂厄的故事,在我人生中起了重要作用。我的梦想就是,在我的有生之年,实现世界和平–为实现这一目标,必须先实现内心的平和,和人人拥有同情心,让这目标在全球范围内实现。向马蒂厄学习使我从新的角度看待我的工作。马蒂厄的脑扫描图显示对人抱有同情心并非一份苦差事。爱心带来幸福感,怀有同情心是有意思的事。这个令人兴奋的想法可以改变整个游戏。因为,若拥有同情心是苦差事,没有人会去做。除非是DL喇嘛之类的人。但如果拥有同情心是有意思的事,每个人都会去做。因此,为实现世界范围内人人拥有同情心,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重构同情心,将它当做一个有意思的事情。

但是光有意思还不够如果拥有同情心同样可以获利呢?如果它也可以带来经济效益呢?那么,世界上每个老板,每个经理都会想要拥有同情心–就像这样。这将会成就世界和平。因此我开始关注,在经济背景下,同情心是如何表现的。幸运的是,我并没有找太久。因为我要找的近在眼前,就在谷歌,我所在的企业中。

我知道世界上有其它的极富爱心的企业。但谷歌是我所熟悉的平台,因为我已经在此工作十年了。所以我用谷歌做案例分析。谷歌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企业,一个成就于理想主义的企业。或许正因为这样,同情心是有系统性的,在企业上下广泛推广。在谷歌,企业爱心的表达形式,总是相同的模式,一种有趣的模式。它始于一小部分的谷歌员工,主动去做一些事,他们通常不会先征得许可,而是直接就做,其他员工参与进来,于是这一群体壮大起来。有时,参与人数够一定规模,就变成了官方活动。因此,换句话说,它几乎都是从底层开始。

我再举些例子,第一个例子是最大的年度社区活动——来自世界各地的谷歌员工为当地社区出力。这项活动最先是由三个员工发起组织的。它之后成为正式活动,是因为活动规模扩大了。另一个例子,三个谷歌员工,一个厨师、一个工程师,外加一个更有意思的,按摩师,他们三个了解到印度的某地生活着20万人口的地区却没有任何医疗设施。他们怎么办呢?他们就直接开始拉赞助。筹到足够的资金后就建了这家医院。第一所为20万人造的医院。在海地地震间,大量工程师和产品经理自发聚在一起熬夜工作,设法创造一个工具来帮助受灾者找到他们的亲友。同情心同样表现在我们的国际分部中。

例如在中国,一位中层员工发起了中国最大的社会公益大赛(编者注:即谷歌校园公益大赛),涉及中国1000多所学校,共同参与如教育、贫困卫生保健和环境等社会问题。诸多系统的社会活动遍及谷歌,使得谷歌决定成立一个社会责任团队,以支持这些公益活动。这一设想,同样来自草根阶层,两个谷歌员工写在他们的工作内容中,自愿负责这项工作。我觉得有意思的是,谷歌的社会责任团队并非是作为某个重大的企业策略的一部分而成立的。它像是两个人说,“我们做这个吧”,然后企业说“好”。于是我们发现,谷歌是有爱心的企业,因为谷歌的员工们发现了拥有爱心很有意思。

但是光有意思还不够,其中也有真正的经济效益,是什么呢?爱心带来的第一个效益就是它促成的高效率的企业领导。这是什么意思呢?同情心有三个组成部分,其一是情感成分,即“我与你感同身受”。其二是认知成分,即“我理解你。”另外一个是动机成分,即“我想帮助你。”那么这与企业领导力有什么关系呢?吉姆·科林斯(JimCollins)曾有一项综合研究,他把它记录在《从优秀到卓越》一书中,特别的领导者才能带领一个企业从优秀到卓越。他将这样的领导成为“第五级领袖”(level 5 leader)。这些的领袖不仅很有能力,而且拥有两个重要品质,那就是谦逊且有抱负。这些领袖人物有着对大众福祉(Greater good)的远大雄心,也因为他们对大众福祉怀有雄心,他们觉得没有必要膨胀自我。根据研究,这些特质塑造出最佳的商业领袖。如果以同情心的脉络来看这些特质,我们发现,同情心中的认知和情感部份——理解他人、对他人感同身受的部分,抑制和淡化了我们内在的过度自我迷恋,因此创造出谦虚的表现。

同情心的动机部份创造出对大众福祉的雄心,换句话说,同情心是培养第五级领导者的方式,这是第一个吸引人的商业利益。同情心第二个吸引人的益处是,创造一个鼓舞人心的工作团队,员工们互相激励,为大众福祉努力,它创造一个朝气蓬勃、充满活力的社群,人们欣赏并尊重彼此。我的意思是,你早晨来上班,和三个人一起工作,他们突然站起来,决定在印度建一间医院,你怎能不因他们而受到鼓舞?那是你自己的同事呢!因此,这种互相激励、促进合作、主动性和创造性,让我们成为一间高效能的公司。

所以,说了这么多,酿造同情心的秘方是什么?以商业领域来说?根据我们的经验,有三种成分,第一种成分,为了大众福祉,创造一种热情关怀的文化。所以总是这样思考:你的公司和工作要如何贡献于大众福祉?或者,你如何进一步贡献于大众福祉?这种为大众福祉服务的意识是相当自我激励的想法,它创造了肥沃的土壤,让同情心成长茁壮,这是第一种。

第二种成分是自主权,因此,在谷歌有很大的自主权,我们最受欢迎的一位经理开玩笑说,“谷歌是一个囚犯经营的收容所。”他认为自己是囚犯之一。如果你已经拥有一种同情心与理想主义的文化,就放手让你的员工自由发挥,他们会做正确的事,以最富同情心的方式。

 

第三种成份是着重于内在发展和个人成长,例如谷歌的领导培训相当注重内在素质,如自我意识、自我控制、同情心和设身处地,因为我们相信领导由性格开始,我们甚至设立一个为期七周的情商课程,我们开玩笑地称之为“搜寻内在自我”(Search inside yourself),它不像听起来这么淘气。我是一名工程师,但也是这个课程的创建者和导师之一,我觉得很有趣,因为这间公司竟委托一位工程师教导情商,什么样的公司啊!(笑声)

因此,“搜寻内在自我”要如何进行?有三个步骤,第一步骤是注意力训练,注意力是所有高级认知和情感能力的基础。因此,任何情商的训练课程必须从注意力训练开始。这个想法是,藉由注意力训练,创造一个同时具有冷静和清晰特质的心智,因而创造出情商的基础。第二步骤接续第一步骤。

第二个步骤是培养自我认知和自我控制。因此,使用第一步骤中增强的注意力,我们对认知和情感过程有了高解析度的理解,这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我们能够观察我们的思绪及情感过程,以高清晰度、客观性及第三者的观点,一旦你能做到这一点,就能创造出能够自我控制的自我意识。

第三步骤接续第二步骤,即创造新的心智习惯,这是什么意思?想像一下,每当你遇到任何一个人,不论何时,只要你遇到某人,你习惯性、本能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我希望你快乐”。想像一下,你能做到这一点,有这样的习惯,这个心智习惯,可以在工作中改变一切,因为这个善意会不自觉地让其他人感受到,它创造了信任,而信任创造了很多好的工作关系,这也创造了工作场所中的同情心环境。我们希望有一天能释出“搜寻内在自我”的开源代码,让企业界中的每个人至少能以它为参考。

最后,我想以开场时同一个话题做结束,就是快乐。我想引用一个穿僧袍的人,不是另一个家伙-DL喇嘛的话,他说,“如果你希望别人快乐,就力行同情心;如果你希望自己快乐,就力行同情心。”我发现确实如此,无论在个人层面还是企业层面。同时,我希望这样的同情心对你来说也是既有趣又有效益的。

谢谢。

 

20140710-【推荐阅读】Google最红工程师教你如何成为最快乐的人,以及创造伟大的企业-3
作者出版的畅销书Search Inside Yourself中文版

 

本文来源:TED.com
编辑整理:素食星球
今日主编:Hazel
分享到:
王小薄荷

王小薄荷

90后北京妹纸。迷恋林清玄、蒋勋、扎西拉姆多多,迷恋一切来自大自然的绿色,热爱所有萌萌哒小动物。